你的位置:主页 > 合作伙伴 >

总公司将以控股参股等方式布局新业务

时间:2017-04-29 14:58

绵绵细雨带来的回忆
  
     阴雨连绵的天气,总会让人有些压抑。看着阴霾的天空,红日不知这会儿躲在哪里?老迈昏花的眼睛,总是对晴朗的天气有几分期许。我顾盼,眼神游离在茫茫的空域。看着院子里的树,在不紧不慢的往下掉着雨滴。硕大的桑树叶子,无法遮住那细细的丝雨,在缝隙间往下滴着,滴着。蝉总是在晴朗的天气下鸣叫不停,在雨天竟然悄无声息。花喜鹊倒是很有气势,站在门前的大柳树上,喳喳的叫个不停。不时的打断你烦乱无章的思绪。
     我靠近窗户,望着绵绵细雨,目睹着这座繁华的都宇。无数次的踏上这块土地,熟悉让我百无聊赖没有一丝兴趣。有时候,总感到人是多么神奇,一夜之间竟然会在两座城市里。感叹之余,总会掀开内心深处的阴郁。迷蒙中,也会眷恋那留在梦中的呓语?不知弥留之际,还会有多少时间能往返在蓝天白云里?抑或坐在风驰电擎般的列车上,把长长的思念回忆?
    细雨让你惆怅,也能勾起你久远的回忆。五十年是半个世纪,好像一条碾压在地球上的车辙,深深的镶在了心里。五十年啊,一个人能有几个五十年?除却你忙碌的奔波,剩下的时间还在睡梦里。从懵懂记事儿,趴在妈妈的腿边,眼睛看着妈妈灵巧的双手,在盘着布纽扣,到你欣喜若狂的穿上妈妈用手针缝制的花衣。那个瞬间,你感觉世界真美。一件便服大襟的花衣服,一排好看的布纽扣,都能给你带来最美的回忆。
    妈妈做的鞋子,通常都是黑颜色的。在鞋头上绣上两朵粉色的小梅花,穿在脚上很适宜。软软的拉带式的,穿上走在人面前,你别提有多得意。在五十年代末期,妈妈为我们姐妹三个做了三件花旗袍,我们姐妹三个,都撅嘴生气。原因是别人家里的孩子,都穿上了布拉吉。就是连衣裙,可是我的妈妈和我们说,那要去看看人家是怎么样做的?可把旗袍改成布拉吉,妈妈费了很多的功夫,布拉吉的样子才有了些许。妈妈看着我们姐妹三人笑着说:“还好,还好,总算是让你们三个小丫头有了像样的布拉吉。”想想那会儿,心里真的很甜蜜。
    我记得那是五八年的夏季,有一天中午放学,天忽然下起了大雨。随着轰隆轰隆的雷声,雨水像从天上倒下来的一样,哗哗的朝我们的头顶上泼了下来。姐姐脱下她的衣服,盖在我的头上,死命的护着我。就在这时候,我们看见了妈妈,撑着那种现在已经看不到了的,油纸做的雨伞,向我和姐姐跑了过来。妈妈跑到我和姐姐的跟前,把雨伞给我俩遮上说:“快蹲下,等等再走。”妈妈把雨伞给我和姐姐遮住了雨,而自己的后背整个都被浇湿了。到了家,妈妈先给我和姐姐找出干衣服,催促我们快点换上,帮我们换好衣服,这才想起自己还在穿着湿鞋湿衣。
    建国初期,一幕幕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除四害,讲卫生,那是毛主席提出的治国方针。还是孩童的我,就知道要消灭老鼠。可是那时候不明白,为什么连麻雀都列在了四害里。也许是麻雀太多了的缘故,成百上千只麻雀,呼噜噜的落在了生产队的场院里,吃掉了很多的谷粒吧。交老鼠的尾巴,麻雀的爪子,是我刚上学时候的每个学生必须要完成的任务。父亲下夹子,打老鼠,剪下尾巴,用纸包好交给妈妈说:“这是孩子明天要交的。”妈妈用大筐子,在院子里,用一根木棍把筐子支起来,棍子上拴上了一根长长的绳子,在筐子下面放上几根谷穗。看见有麻雀钻到筐子的下面,轻轻的拉动绳子,便把麻雀扣在筐子里了。每当这时,都要喊来隔壁男孩。那个男孩很有胆量,把麻雀一只只的摔死。剪下麻雀的爪子,连同老鼠的尾巴一并交到学校,完成了任务,好学生的名单里肯定有你。总公司将以控股参股等方式布局新业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