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主页 > 合作伙伴 >

集团下的房地产实体经济振翅再高飞

时间:2017-04-29 14:54

妈妈的针线笸箩
        小时候,我对妈妈的针线笸箩不是很感兴趣。因为那个柳条编成的笸箩里面,装的都不是我所喜欢的东西。比如补袜子用的袜板子啊,还有就是一些从旧衣服上拆下来的纽扣啊,反正除了针头线脑,就是一些拆掉的旧衣服剪下来的还能用的旧布头。妈妈把旧布头叠成一小打,一小捆的,整整齐齐的放在笸箩里,那些旧布头,妈妈是用来给我们袜子用的。
       我记得那时候的我们穿的都是线袜子,因为还没有卖尼龙袜子的呢。线袜子很爱坏,新袜子穿上没几天,爱跳爱蹦的我们,就会把大脚趾露出来了。妈妈看见了,从不说我们淘气爱动。反而笑笑说:“看大脚趾头饿了,要吃饭了,自己跑出来了,快脱下来,妈妈给补补。”
    妈妈的针线笸箩就放在大炕上,我出于好奇,有时候也往笸箩里看看。笸箩有做饭的盆子那么大,很浅。里面光补袜子用的袜板子就好几个,那是因为我们家里的人,脚丫子有大有小的缘故吧。邻居常常来我们家,手里拿着破袜子。来了就不客气的上了炕,坐在炕上,把我妈妈的针线笸箩拽过来,在里面翻着。妈妈通常都是很热情,帮着翻找适合颜色的线,还有布块。
       邻居一边和我妈妈聊着婆婆小姑,一边缝着破袜子。我听不懂那个邻居说的话,但是听得出,那个年代做媳妇的好像很吃亏。一般情况下,我妈妈都是笑呵呵的听着,从不说什么。邻居补好了袜子,下了地,怕拍屁股说:“你家的炕真热乎,以后就上你家来补袜子。”她的话被刚从外面回来的,我的奶奶听见了。我奶奶很不高兴的说:“炕不热乎,自己不会烧啊?懒媳妇,还怪你婆婆说你。”“哟哟,三大娘回来了。”那个邻居说着,慌忙的下了地,连跑带颠的走了。
      我奶奶进了屋,对我妈妈说:“你呀,就是脾气好,都来找你的便宜。使唤你的针线不说,还把你的那些新布头都用了。”我妈妈笑笑说:“嗨,咱家比她家强啊。她家哪有来钱的道啊?咱家不是还有个挣钱的吗?”我那时虽然小,但是我听得懂妈妈说的话。妈妈说的挣钱的,那就是我的父亲。
     我的父亲每次回来,都给妈妈捎回来线。买什么颜色的?那是我妈妈事先告诉我父亲的。父亲回到家,先把买回来的线交给妈妈。一桄线通常往线板上缠,要好半天呢。我经常被妈妈喊来,妈妈让我用两只手撑起桄线,妈妈往线板上缠着。我想出去玩,可是这一桄线要缠上好半天呢。缠完蓝色的,还有白色的,黑色的。唉,那个时候啊,我最怕妈妈喊我缠线了,因为外面的小朋友都在等我跳绳呢。我两只手撑住线,眼睛却总是往外面看,不时的把线桄弄乱了。妈妈也不生气说:“看看吧,弄乱套了,这下可要费事儿了。”
      妈妈的针线笸箩里,有一个用油纸包的包。这个纸包妈妈从来不让我们动,后来我看见是妈妈找来的鞋样子。还有做鞋的时候,要往鞋前头绣的花样子。每当妈妈要给我们做鞋了,妈妈就用旧布在木板上,用浆糊把旧布一层层的沾好,晒干,做成很硬的布戈巴。再从笸箩里拿出鞋样子,剪好了。在鞋头上绣上小花,用麻绳纳好鞋底,很快,一双双好看的,黑色华达呢布面的绣花布鞋就做好了。集团下的房地产实体经济振翅再高飞